自吸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自吸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90后求职观金钱非第一感觉更重要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8:18:28 阅读: 来源:自吸泵厂家

90后求职观 金钱非第一感觉更重要

今年全国680万普通高校毕业生“入市”,其中绝大部分生于1990年代,他们是怎样的一代?期盼怎样的未来?

“90后”报到

BLUE,这个被译为“蓝色、忧郁”的英文单词,在很多“90”后的眼里,似乎便是未来的主色调。

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说着“蒶ロ耐·(意为很可爱)”的火星文,撅着“章鱼嘴”自拍, “90后”在长辈们眼里,是左右都看不顺眼的“非主流”。但在鲜明的个性背后,“90后”的内心却蹲着一个“小王子”:在孤独的小星球上坐着,渴望得到别人的温暖,对新世界有些忐忑。

从这个夏天开始,被父母捧在掌心的“90后”,排着队离开校园进入社会。来自教育部的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普通高校毕业生规模达到680万,其中绝大部分是“90后”毕业生。

他们能不能顺利“断乳”、承载一个社会人必须承担的责任?面对未知的旅程,“70后”曾满怀豪情,“80后”以张扬著称,从现在开始,人们期待“90后”的表演……

求职

和“70后”、“80后”相比,“90后”更有主见,“如果达不到自己的期望值,宁可先待业,慢慢找、不将就”。

找工作?找感觉!

今年夏季,是“90后”大学生的首次大规模就业季。按照6岁启蒙、16年求学计算,今年的本科毕业生不少都是1990年代出生的。和“70后”、“80后”相比,“90后”更有主见,“如果达不到自己的期望值,宁可先待业,慢慢找、不将就”。

不屑于“啃老族”

“90后”也是积极的一代

7月20日,中午12时,广州大学城广东工业大学土木系宿舍里,阿桑还躺在床上,早忘了吃“早饭”。阳光从窗子里直射到床上,再折射到床头挂着的西装上。

阿桑半梦半醒、一动不动。20日凌晨2时,阿桑刚刚结束电脑游戏,关机前照例更新QQ签名:“眀兲。妱娉。芣想厾”。这串形同乱码的符号,阿桑的朋友都看得懂———这是“火星文”,意思是:“明天的招聘会,我不想去了。”

跑了十多场招聘会,阿桑挺累。20日的这一场,地点距大学城很远,地铁换公交要折腾1个多小时,“这么热的天,穿着西装去参加一场希望不大的招聘会,不值。”阿桑和室友说。

阿桑是广州仔,父母还没退休,家境中等,有一套房改房,一辆私家车。妈妈跟阿桑说,工作要积极找,不过没找到也不要慌:“太辛苦、太‘次’的工作就不要去干,退了宿舍回家住,边看边找,家里不等你给‘家用’。”但阿桑也知道,如果要和女朋友在5年内结婚,房子车子还是要靠自己,即使父母给了首期,月供也要近万元,“‘啃老族’我是不屑去做的。”

“对前途有点小迷茫。”阿桑说,但并不担心找不到工作,就是有点振奋不起来:“有两家公司要我,月薪是3000多元,但我想找一份至少4000元的工作。我们这一行都是起早贪黑地跑工地、画图纸,如果只有3000多元,请女朋友每天吃顿饭都不够,不值得去做。另外我也想找个发展前景好一些的公司,不想在朝不保夕的小公司里浪费青春。”谈到未来,阿桑显得很理性:“既然要工作,就要努力干,争取3年之内买车、5年之内买房,和女朋友结婚。如果有机会,还要争取在10年内自己当老板,与其为别人打工被人管,不如辛苦为自己奋斗。”

“90后”也是积极的一代

最近,网上开始流行一个段子:“‘70后’是加班狂,‘80后’拒绝加班,‘90后’拒绝上班;‘70后’靠存款,‘80后’靠负债,‘90后’靠老爸;‘70后’进门脱鞋,‘80后’进门不脱鞋,‘90后’睡觉都不脱鞋;‘70后’吃饭愿坐在老板身边,‘80后’不愿坐老板身边,‘90后’认为自己是老板。”对于这种评判,“90后”林观的回应是:“‘90后’啥也不信!”“是的,‘90后’当中有炫富的‘晕机女’,有各种‘门’,但是更多的还是积极正常的年轻一代。”林观说。

林观刚刚拿到一家网站媒体的录用信,但她告诉记者,她并不打算在这里长待:“我计划工作3年,积累了一定经验和积蓄之后,就出国留学、继续深造”。

为了进入这家网站,林观已经努力了很久。

在校期间,她一直在学生社团工作,获得了丰富的社会实践经验和优秀学习成绩;从大三寒假开始,她利用假期在一家传统媒体实习,收获了厚厚一本见报稿件集;大三暑假,她主动联系网站媒体并顺利获得了实习机会,从事网站实习编辑工作。

由于表现突出,虽然林观只是一位普通大学的本科生,还是顺利地“PK”掉好几位重点大学毕业生,如愿获得了网站的这份工作。“我将来的目标是锁定美国一所知名大学的传媒系,我选择网站工作有几个好处:一是网媒工作履历,我会尽量多换几个业务部门,让履历更加丰富;二是收入比较高,我家境不好,出国学费要靠自己挣;三是有助于了解全世界电子传媒的发展动态,这也是我将来的求学方向。”

最关注“能得到什么”

7月20日,记者随机采访了10位正在找工作的90后应届毕业大学生,其中两个是重点大学毕业生,八个为普通大学毕业生。记者发现,除了重点大学生外,其余都还没有找到工作,虽然离校在即,但大家普遍感觉压力并不是很大,“不将就”是主流心态。

10位受访人包括7个女生、3个男生,两个已经找到工作的受访人月薪均为5000元,比市场平均水平要高出不少。

对于工作,受访人最关注的是“我能得到什么”,而不是“我能奉献什么”。“我想做什么工作”和“个人发展前景”被7位受访者首先关注;其次才是“月薪”、“企业能给我什么”;而“我能给企业带来什么效益”被排在很次要的位置。

虽然暂未找到工作,受访人并不是很慌。5个人觉得自己感受到的压力“一般”;2个人觉得“没啥压力”;只有1人感觉“压力挺大”。至于压力的来源,60%来自经济方面(养活自己、买房买车);20%来自赡养父母;20%来自和同龄人的比较。

雇主

“90后”并不是“颓废一代”,而是性格鲜明的创新一代

像领导?像阿姨!

“给‘90后’贴标签并不合适”。在人力资源行业工作超过10年的张锋,自己是“70后”,对“60后”、“70后”、“80后”都有较深了解,对于“新鲜出炉”的“90后”,她觉得这并不是“颓废一代”,而是性格鲜明的创新一代。

张锋认为,“90后”有鲜明的优点:敢想敢干、思路开阔;互联网一代,知识面较广,对新的科技手段掌握很快;目标明确、坦白直接。

但也有不少弱点,首先是团队意识较差;同时,由于社会经验不足,想法有时与实际脱节。

更重视个人感受的“90后”

广州一家出版社的总编辑刘女士,从去年开始,陆续招聘大量“90后”新人,她的评价是:个性很强、必须“顺毛儿捋”。

“‘70后’的员工很简单,只要薪酬合理,老板不给‘小鞋’穿,一般忠诚度都很高;但‘90后’完全不同。”刘女士说。

上个月,刘女士便遭遇了一场“意外”。刚刚招进来的“90后”小杨,平时很温顺的,看起来也很体谅人,刘女士交给她一部很急的书稿,要求3天内校对出来,而刘女士给自己的复校也只留了1天时间,刘女士认为:“马上就要付印,她加班我也要跟着加班,算是蛮公平的”。小杨却告诉刘女士,自己有点不舒服,“可能来不及”。“我一听就火了,什么叫‘不舒服’?”后来旁人告诉刘女士,小杨失恋了,这几天不想干活。“这也叫理由?!”刘女士直呼“看不懂”。

作为“70后”,刘女士发现,“90后”并不肤浅,相反,很多人很有才:“我手下的小张,20出头的一个小男孩,已经通读很多古书,文言文功底非常好;另外一位美编阿林,设计的书籍封面很有灵气。”

“但是,他们真的是要‘顺毛捋’!”刘女士觉得,面对“90后”,自己越来越不像领导,而像苦口婆心的阿姨。要激发“90后”的工作积极性,不能简单地发号施令,而需循循善诱。比如阿林,有一本财经类书籍被她设计得过于素雅,刘女士要求她改,理由是这类书籍的读者多是生意人,喜欢大气的设计,但阿林固执己见,刘女士只好换人设计。第二天,阿林就“还以颜色”———一个电话打回单位说感冒了,“要休息两天”。

刘女士告诉羊城晚报记者,“90后”的特点非常鲜明,有创意、有主见,很直白,但合作精神则普遍较差,情绪化也比较严重。在她的出版社,不止一个新人说走就走,甚至连办公桌都不收拾就消失无踪,根本不考虑工作如何交接的问题。相对金钱,“90后”更重视个人感受,“只要觉得在这里工作不舒服,就不愿多留一天,即使还没有找到新的工作”。

用人单位也要端正态度

张锋认为,“90后”在就业求职方面有非常鲜明的特色。

首先是创业的人更多。“如果有好点子,他们就会放弃找工作,直接开始创业。我了解到,不少‘90后’喜欢邀三五知己,开一个小型创意公司或是一家网店。”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与客观条件的变化有关:近年来电商市场越来越发达健全,让熟悉网络的“90后”能用较低的成本启动创业之旅。

其次,找工作宁缺毋滥。“70后”如果没工作就会焦虑;“80后”找工作是“骑驴找马”;而“90后”则是一开始就不将就。公司形象、品牌、岗位区域都是关注范畴,“招聘会上的‘90后’,坐下来先‘考’考官:公司能提供什么待遇,有什么前景,有什么吸引力……”如果找不到合意的岗位,宁可慢慢等、慢慢挑。“现在已经7月份,一些‘90后’还没有定下工作单位,其实并不是工作岗位少,能提供2000多元月薪的岗位大把,但‘90后’的普遍期望是3000元以上。”张锋分析,之所以“90后”心态比较悠然,跟独生子女家庭有关:“城市的‘90后’大多是独生子女,父母尚未退休,家庭经济宽裕,家长也比较‘护雏’,不愿意孩子受苦。”

在“90后”的求职观中,金钱不是第一,“感觉”更加重要。张锋告诉记者,移动、电信公司的工作岗位,被普遍认为是“金饭碗”,但就有不少“90后”在工作了几个月后主动请辞。尽管福利待遇、培训机会都很好,但“90后”觉得工作重复、太枯燥,“宁可在家吃储蓄,也不愿继续‘煎熬’下去。这在‘70后’的眼里是有违常理的。”

“90后”普遍对自己评价较高、很自信,客观上,他们也确实很有想法,不拘泥于现实,创意层出。“如果‘90后’认可一家公司,他会尽心尽力完成任务。我们公司就有几位很棒的‘90后’,加班从不叫苦。所谓恃才傲物,不少‘90后’是比较傲气,但真的有才。”张锋说。

“厚黑术、弯弯绕,这些人际关系学,‘90后’是很不屑的。”张锋说,他们如果遇到“看不惯”的事情,会直接敲门去和领导当面沟通,能解决的当场解决,不喜欢打“肚皮官司”。“90后”甚至会跟领导坦白一些“于己不利”的事,比如明确跟老板表态:“我在这个公司不会长留,只是想在这里锻炼几年,积累经验。”并非所有雇主都难以接受这样的直白,一位雇主表示:“哪怕他只留三四年,但我起码知道他不想浪费时间。对于坦白、目标明确的员工,我们愿意给他一个平台,只要他懂得珍惜这个平台,就很好。”

对于“90后”员工,张锋觉得,用人单位也要端正态度。

首先不要再居高临下,觉得给别人一份工作就是“施舍”,“90后”根本不吃这套。“90后”需要企业的平等相待和真诚关怀。融入“90后”的世界,为其营造一个开心的工作氛围,“90后”的忠诚度同样可以很高。

“90后”·奋斗

罗卉:挑战到底

逃离北上广?那只是传说

2010年7月,罗卉只身第一次到北京,这一年她19岁,读大二。

成长在单亲家庭的罗卉,绝少外出,她决定利用暑假实习的机会,到北京看看。一周后,罗卉找到了一个实习机会。“在单位,我是唯一一个从外地来京、且只有专科文凭的实习生,与其他名校的学生相比,感到压力巨大。”

结束两个月实习后,她去了江苏无锡,在一家新开的酒店实习。老板告诉她,必须从最底层做起。于是,罗卉住进了地下室,上下铺位8人一间。接下来,工作的琐碎超乎她的想象:酒吧开张、外联活动、客户订房,所有繁杂的活聚到一起,压在她肩上。罗卉从不推托。

2011年7月毕业时,罗卉拒绝了无锡这家酒店的招聘,她又只身重返北京。一家刊物与她签订了劳动合同:月薪1900元,吃住自理。这个待遇比她在无锡带薪实习的待遇更低。“北京举目无亲,每月这点钱怎么花,便是个很大的技术问题。”罗卉看中北京的,是广阔的就业机会。“我承认自己或有些偏执,但选择了就没有退路。”由于生活拮据,罗卉在清华大学旁边的一间平板房里租住下来。为了省钱,她与另一名来京的女孩同挤在一间单人床上。2011年9月的一个早晨,就在工作两个月后,因长期没早餐吃的她一度晕倒在公交站台。“一个好心女孩将我拍醒,扶我起来还买了一瓶饮料递给我。”罗卉至今记忆犹新。

“家人曾劝我,过这样的生活是自讨苦吃。但我相信这只是暂时的。目前盛行‘逃离北上广’的说法,对我个人而言这只是‘传说’,我觉得应该挑战到底。”罗卉称,“人年轻,就应该在外面多闯荡。我始终相信一句话:年轻就是资本。”

杨智:告别过去

如何适应现在,才是当务之急

7月11日,毕业于中山大学公共关系专业的杨智在广东某啤酒集团正式入职接受培训。

搭上“90后”“早班车”的他,在离校时卖光了所有的教材,提着大学期间自购的一箱人文社科类书籍,到公司报到。在他眼里,教材与自购书,是两个层次的学习与认知。

“我的目标很明确,大学毕业就工作,早日实现经济独立。”杨智相信,“90后”更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与权利意识。这种认知,来自于他的阅读与观察。

大学时,杨智热衷于公共话题的探讨:社会热点、慈善事业、影视新剧、文坛打假……杨智认为,作为当代大学生,应该热情地拥抱现实。

毕业找工作时,杨智并未跑遍所有的招聘会。结合所学的专业,他将爱好放到了首位,薪酬其次。“现在求职面对的是市场,虽然竞争激烈,但也自由许多。”

杨智觉得,走出校园便是真正步入社会。现实与理想,总是要在工作中获得某种平衡。那些所谓的“职场秘诀”,在他眼里形同垃圾。“我觉得现实是一步步走出来的,而非鼓噪出来的。”

入职培训的第一天,杨智感觉惯常的语境彻底改变了:规模、盈利、营销、创新,这些词汇陌生而又充满新意。“同事聚在一起,大多探讨公司内部的琐碎业务。”在杨智眼里,这些都是每一位职场新人的必经之路,告别校园也就离开了过去的生活,如何适应现在,才是当务之急。

范鲁:听从内心

踏实走好每一步,是最重要的

北京语言大学国际政治系毕业的范鲁,是一个考场强者。2011年年末参加研究生考试,“一不小心”考进清华;之后又参加国家公务员考试,考入了外交部。面对同时向他打开的两扇华丽大门,这位“90后”选择了后者。

范鲁的求学之路十分平顺,但他也一直更想拥有更多的自由,比如就业抉择。大四开学时,他拥有保研资格,申请表都已经发到手了,“在截止日期的最后十分钟,我终于决定把申请表扔了,参加研究生考试。”他希望自己去选择,甚至在考研的同时,范鲁还报考了公务员。

令人羡慕的考试结果,却让他陷入了纠结:进入清华读书固然是理想,但就业也是必须面对的现实。一个月后,他选择了外交部。范鲁认为,这是现实的选择。朋友一个意外抛来的问题,曾让他颇为受伤:“去外交部当公务员,为名还是为利?”

为此,范鲁专门去咨询外交部的工作状况,他得到一个大概印象:工作强度大,但年轻人大有锻炼空间。“如果是普通的公务员岗位,我可能会放弃。”范鲁觉得,作为“90后”,他更听从内心的想法,他人的意见只作为参考。

范鲁将于8月中旬入职,之后要培训一年,然后再分配具体工作岗位。“之前想过的宏大的目标,现在都暂时放下了。” 范鲁相信,踏实走好每一步,是最重要的,他也相信大多数“90后”都拥有这样的素质。(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天津搅棒

贵州锰矿磁选机

浙江水溶性丙烯酸树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