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吸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自吸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叶檀浙江盲流资金的西西里深渊

发布时间:2021-01-25 16:19:25 阅读: 来源:自吸泵厂家

叶檀:浙江“盲流资金”的“西西里深渊”

1月30日,《人民日报》发表中国总理温家宝1月6日在中国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讲话,题为《总结经验明确方向不断开创金融工作新局面》,提出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本质,金融业的市场化前景,文章有段落提及,“坚持积极防范化解风险的永恒主题”。  由于此时恰处于吴英案争议白热化之时,此文被认为是高层对金融风险所做出的明确表态。  温家宝总理的文章与吴英案没有直接关联,文章指出了中国金融业的重要性,已经取得的成果,和未来的发展方向。如果说该文章与吴英案有关,也是在中国金融业未来市场化、民间金融风险化解等方面有间接联系,一些人急吼吼摘取出文章中的一小段指鹿为马、强作解人是何用意。  目前以温州为代表的高利贷,已经走向歧路,与市场经济初起之时的民间集资有了本质的区别。80年代初,温州的民间抬会主要是温州市场草根经济互创期的互惠行为,目前疯狂肆虐的高利贷,则有向黑社会转型之嫌。  以吴英案为例,融资利率极高,执行的是法律之外的“特殊秩序”,据媒体披露,提供资金者采取了绑架、在A4空白纸上签名等手段,最终以假名将吴英打入看守所。  此案中出现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件,违法法律、违反规则、违反程序,体现了地方豪强黑社会化的巨大可能性。如果这股势力不予破除,而以吴英祭刀,中国民间金融绝不会因此汇入正规金融领域的大江大海,为中国的实体经济服务,而会如笔者一位友人所说,浙江模式蜕变为近代之意大利模式,完全“西西里化”。地方豪强加上地方强政府垄断权力,使小企业无生路可寻,成为盲流资本。  吴英事件有数奇。  吴英案件的11个高利贷放贷者无恙,吴英独受重刑,不理睬吴英报案。此奇一也。  吴英被拘,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三百一十四条:异地执行拘留,逮捕的,执行人员应当持《拘留证》《逮捕证》,办案协作函件和工作证与协作地县以上公安机关联系,写作地公安机关应当派员协助执行。但在一无证件,二无当地公安机关的情况下吴英被捕了。此奇二也。  据吴英反映,东阳公安局在侦查结束后,又多次用花言巧语蒙骗、恐吓她同意签字拍卖财产。一审开庭前,在没有吴英本人同意签字的情况下,东阳公安局强行拍卖了近亿元资产,使财产缩水近十几倍。清产核资未明,违规由公安部门进行资产大甩卖,买者姓名不公布,对于转手获利,拍卖主导者居然声称是市场流转,此奇三也。  两份原告为马鞍山农民,在湖北荆门中院和金华中院,均为当天立案当天调解的吴英本色集团的亿元欠贷案,实际利益是否真怀两位马鞍山农民所得?此奇四也。  吴英案已经不是一个金融违法违规的案件,而是在以钱生钱的过程中,强权势力的巧取豪夺行为,在一系列行为背后,显示了某些势力的黑社会化,显示了某些无良媒体出卖良知,这股势力绝不像表面上所说的,是通过吴英案使中国金融回归正途,而是通过吴英案显示强权势力的杀伐决断权,加速将中国社会拖向西西里模式深渊。  分析吴英案,可以清楚看出民间金融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西西里深渊的。  首先是金融资源与实体经济的不匹配。  作为市场经济的圣地,浙江正遭遇瓶颈,变成重化工业时代的化外之地;以温州为代表的浙江、鄂尔多斯民间资金正在成为盲流资金——进入房地产行业,推高了房地产价格;进入煤炭领域,推高了煤炭价格,如此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温州资金几近人人喊打。  一方面是民间资金无处可去,另一方面是民间实体经济难以融到资金,以高利贷掉头寸者比比皆是。为高利贷的盛行提供了丰沃的土壤。笔者与民间市场人士勾通,一些企业已成空壳,不过是借壳贷款的工具,而一些金融机构也察觉到了这一风险,暂停了向特定企业的贷款。  1月30日,中共浙江省委组织部部长蔡奇在微博上表示,民营经济占有浙江省GDP、投资、出口的60%,却大部分处于产业链低端。浙江省在节后立即召开民营经济万人动员大会,提出坚守实体,加快转型,推动民营经济大发展大提升。举措有:实行非禁即入政策,加快构建公共创新平台,推进温州金融改革试点,培养创二代企业家,实施浙商回归工程等。蔡奇随后在微博表态,要加强对民间借贷的引导,但高利贷肯定不行。更重要在于为实体经济提供宽松环境,使其有钱可赚,而不是让资本去炒房炒钱。  加强对民间金融的引导没有错,关键是建立规则让民间资金有的放矢,其中关键是,让优质的实体企业有赢利空间,放手让民间金融进入村镇银行、信托等规范化的发展领域,逐渐进行市场化配置。资金如水,逐利而行,只要在实体领域能够获得足够的利润,不用挂上胡萝卜,民间资金也会进入实体领域。  浙江民间金融发展之所以三十年无进展,此前主要是因为保护大型金融机构的垄断收益,此后则是保护垄断收益、实体经济遭遇瓶颈并行。  同时,要维护金融秩序、化解金融风险,必须依照法律惩处潜伏在高利贷背后的地方豪强、黑势力团伙。  吴英案警示,如果再不厉行市场化的金融改革举措,不严厉打击地方豪强势力对高利贷的掌控,即便放开民间金融、扶持民间实体经济,草根市场也将九死一生。因为普通的投资者、企业主不得不缴纳形形色色的保护费,潜规则最终将彻底地改变中国经济的发展路径,使之进入恶性生态循环。  温家宝的讲话中明确提出,“全面推动金融改革、开放和发展,显著增强我国金融业综合实力、国际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显著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水平,着力完善金融宏观调控和监管体制,形成种类齐全、结构合理、服务高效、安全稳健的现代金融体系,开创金融改革发展新局面”。  金融为实体发展服务是本质任务。历经数次教训,浙江省政府也在这么做。  1995年金鑫城信社事件后,地方政府被迫善后,意识到政府对地方金融安全几乎负有完全责任,必须“兜底”。当1999年全面清理整顿农村合作基金会时,地方政府再无异议,积极组织实施,甚至动用警力。2011年地方政府再次介入,以防风险扩大,并且此次明确提出民间金融的规范化、市场化,以求从根本上铲除高利率、黑社会土壤。  在此关键时刻,有关部门却在舆论汹汹、真相不明、透明度不够的情况下判吴英死刑,而对于背后势力一再遮掩,这哪里是判吴英死刑,分明是把历经三十年才得到的浙江民营经济往西西里模式的深渊里推。

领秀慧谷

时尚家居装修

简约装修

家庭装修价格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