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吸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自吸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安徽男子持刀砍死弟媳知情人他们本来是一对图《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31 14:49:39 阅读: 来源:自吸泵厂家

昨日凌晨,淮南接连发生两起惨案,致两人死亡、两人重伤。令人震惊的是,两起惨案是同一人所为,而嫌犯与死者、伤者,都是一家人:死者是嫌犯的父亲和弟媳,伤者是嫌犯的弟弟和侄子。是什么样的仇恨,让嫌犯凌晨跑到两个地方,对至亲痛下杀手?昨天,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赶赴现场。

图据安徽网

凌晨足疗店母子被捅

淮河将淮南田家庵和潘集两个区分开。昨日中午,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来到淮河南边的田家庵区人民南路上。路边伫立着一排两层商铺,其中一间名为“格蓝云天”的足疗店玻璃门紧锁。透过玻璃门,能看到屋内有大片血迹。已经凝固的血迹从门内到了门外,顺着台阶而下,一直延伸到机动车道上。

“这血是足疗店女老板和她大儿子的,我们都叫女老板杨大姐,她30多岁,很开朗的一个人。”开茶叶店的邻居回忆起凌晨的血案,皱着眉直摇头。

“今天凌晨零点左右,我锁门出去办事,杨大姐正在接待客人,我看到她还在笑呢。”邻居回忆,“20分钟后等我回来,看到120急救车正把她和她的大儿子往车上抬,然后拉往朝阳医院了。他们身上全是血和刀口,我家门边也全是血。不知道是不是她跑出来,拍我家的门求救,可惜啊,当时我不在,我要是在就好了。”

记者赶到淮南朝阳医院,医生告诉记者,杨某被送到医院时,已停止了呼吸,她的儿子小新(化名)喉咙上有深深的刀口,正在急救。

在病床上,15岁的小新脖子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他伸出缠纱布的右手,比划了一个嫌犯用刀捅他脖子的动作。

是谁伤害了小新,还杀了他母亲?小新用受伤的手在空中比划着,眼泪流了下来。

男子弑父后追杀弟弟

记者获悉,杨某和儿子遭遇血案不久,淮河北岸的潘集区高皇镇民主村里,也发生了一起血案。

渡过淮河,记者几经周折才来到民主村。77岁的程老汉的家已经被警戒线圈了起来。知情的村民们都在叹息。“ 这咋弄的,这事也太离谱了吧。”一名村民连连说。

血案中,程老汉不幸身亡,他的二儿子程某重伤,而凶手就是他的大儿子程富贵。

“咋会这样呢?”在采访中,程老汉的堂妹一直垂着头,声音中带着哭腔。她告诉记者,昨天凌晨3时许,她被一阵呼救声吵醒。她出门一看,只见程某浑身是血,捂着脖子,从程老汉的家里跑了出来,在他的身后,程富贵捏着亮晃晃的匕首在追。“ 快跑啊。”她冲着程某赶紧喊道。

这时,村里很多人听到动静也出门查看,大家将程富贵拦了下来。程富贵瞪了大家几眼后,退回到了屋里。

“我喊了家里人后,就到我堂哥家,发现富贵已经跳窗逃跑了。”程老汉的堂妹说,当时程老汉蜷缩在家里的拖拉机边,血已经染红了拖拉机轮胎和地面,程老汉早没了呼吸。

受伤的程某在村里跑了一圈后,被村里人救了起来,可那时他已经流血过多,奄奄一息了。目前,程某正在一家医院重症监护室急救。

两起血案是一人所为

这起血案让民主村的村民们忐忑不安,大批民警赶到后,仍有不少人不敢睡觉。

根据邻居们的介绍,记者发现,田家庵区遭遇血案的杨某母子,和民主村遭遇血案的程老汉及其小儿子,居然是一家人。“杨某的丈夫就是程某!”一名邻居告诉记者,两起血案,都是程富贵干的。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程富贵在足疗店里,刀捅妹媳杨某和大侄子后,骑摩托车跨过淮河,来到民主村,又向七旬老父亲和亲弟弟下了毒手。“他是半夜骑车回到村里的。”一名邻居告诉记者,程富贵逃跑后,他的摩托车还留在家里的窗户下面。

据了解,程富贵制造的两起血案,使老父亲和弟媳当场身亡,而他的弟弟和大侄子均受重伤,目前仍在治疗。他的母亲和二侄子逃过了这场劫难。

嫌疑犯才出狱两个月

提起程富贵,村民们第一印象就是“内向”。“他不太爱说话,可有个缺点,就是不务正业。”一名村民说,程富贵的老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一辈子都和庄稼打交道。弟弟程某则是一个瓦工。“ 最近,他父亲还扩建了一点房子呢。”

“程富贵没正式工作,他就偷偷摸摸的,以前在监狱里蹲着呢,大概两个月前才出狱的,他没有工作,也没跟老父亲住在一起。”一名邻居说,“ 他一个人在市里租房子住。”

据村民们介绍,程富贵出狱后,一直也不打工挣钱,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可令村里人惊讶的是,这个舍不得花钱的人,最近弄了一辆摩托车,经常回来。

“他对他的弟媳,还有他的侄子非常好。侄子要啥东西,他都给买,他平时对老父亲也不错。不知道这次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杀人了呢?”程富贵对家人痛下杀手,让很多村民百思不得其解。

说起这事,程富贵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亲人叹口气,她悄悄告诉记者,杨某曾是程富贵的女朋友。“ 富贵以前不学好,经常四处混,在她(杨某)15岁的时候,他就把人家带到家里来了。”这名知情人说,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杨某又嫁给了程富贵的弟弟程某。

据这名知情人介绍,程富贵一直就杨某的事情和弟弟、父亲纠缠。“ 我估计这个事情,是他杀人的最大动机了。”

记者从淮南警方了解到,程富贵今年42岁,没有正式工作,他从2012年开始,曾因盗窃3次被判入狱。第三次入狱后,程富贵于今年4月2日才刑满释放回家。目前,程富贵的杀人动机仍在调查中。

昨天的命案发生后,淮南警方接到报案,立即启动了命案侦破机制,根据市民提供的线索,600余警民在淮河北岸展开对嫌犯程富贵的围捕。昨天下午2时许,民警终于在淮河发现划着小船、准备过河的程富贵。民警用大船将小船逼靠岸边,将程富贵擒获。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了解到,程富贵在落网后竟然一直在笑,还叫嚣着让民警往他腿上打一枪,“尝尝子弹的滋味。”

全镇各村口都有警力

“早晨6点多,我正在所里值班,接到局里电话,要求带齐警用装备,半小时内赶到高皇派出所集合。”淮南市公安局潘集分局架河派出所副所长王可观告诉记者,当时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情况紧急,甚至来不及细问,就带了4人匆匆赶了过去。

直到王可观到达高皇派出所,才知道分局全体值班人员都被紧急召来,参与围捕当天凌晨杀死2人的嫌疑人程富贵。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淮南市潘集区高皇镇,看到许多路口都停有警车,一些带枪的民警守候在边上,辅警也都带着盾牌和警用钢叉,人人都十分警惕,对过往人群仔细打量着。

“我们在围捕杀人嫌犯程富贵,他脸上有一道明显的疤痕,你们如果发现这个人,要及时通知我们。”一位民警自信地说,高皇镇25个村每个路口都安排了警力,“程富贵肯定跑不掉了,抓到他是早晚的事。”

大喇叭播放悬赏通告

“我们这次有300多民警参与行动,加上外围300多名群众帮忙,总共600多人实施围捕。发动这么多人,主要是想制造声势,让嫌犯恐慌,把他逼出来。”淮南市公安局潘集分局副局长罗太敏介绍,程富贵杀死父亲、捅伤弟弟后,摩托车都没来及骑就仓惶逃走。警方认为他跑不远,分析线索后,将其藏身位置圈在淮河北岸的高皇镇,随后展开了大围捕。

罗太敏告诉记者,当前正值午收,为防止一些村民在田里烧秸秆,影响围捕,当地许多村干部和民兵在田间地头看守。警方将嫌犯信息发布给村民,让他们发现嫌犯行踪后及时报告。

中午1时许,记者沿着淮河大坝走到高皇镇曹尹村,村口的大喇叭正播放悬赏通告:村民发现嫌犯的行踪,及时报告给警方,并抓获嫌犯,可得2万元奖励。

“上午10点多,就有人报告,称在朱岗村的湾地里发现嫌犯的行踪。全镇围捕面积太大,我们把围捕区域重点放在了这里。”罗太敏说,朱岗村有5万亩开阔地,并有许多沟壑、草堆、树丛等可供嫌犯藏身,搜捕难度相对较大,“我们动员村民加入进来,并用广播播放悬赏通告,就是为了打草惊蛇。只要嫌犯主动出来,我们就能抓到他。”

淮河中心发现嫌疑犯

“我们从上午8点开始在怀远县交界处守候,守到快11点时,局领导通知我们换到光明渡口进行盘查。”王可观说,渡口过往的车辆与人员特别多,除了查看人员有无“刀疤脸”外,还对各种车辆进行检查,只要能藏人的地方都不放过。

“下午2点半,我看到渡口西边约100多米处,有一个人划着小船准备过河,当时已快划到河中心了,就让摆渡师傅将渡船靠了上去。”王可观说,光明渡口与西边的段湾渡口相距约300米,如果有人想过河,完全可以坐渡船,自己划船过河很可疑。

渡船靠近小船时,王可观清楚地看到划船男子脸上有一道刀疤,立即让他停下来,可对方根本不听。渡船靠过去后,王可观用一个带钩子的竹竿钩住小船,往岸边靠。

渡船带着小船行驶约5分钟靠近北岸时,小船上的男子忽然把竹竿打掉,急忙划着小船往河中央跑了约20米,最后还是被渡船追上了。靠岸后,王可观确认,这名男子正是程富贵。 罗永昌本报记者张安浩向凯摄影报道

对话

被枪指着仍不肯停船

记者:你离嫌犯多少米看到刀疤的?

王可观:嫌犯右脸上的刀疤特别明显,大约离他20多米就看到了。我立即掏出手枪,子弹上膛,对着他让他停船。

记者:嫌犯停船了吗?

王可观:没有停船。最后我们用带钩子的竹竿钩住小船,他才跑不了。

记者:嫌犯当时穿的什么衣服?

王可观:当时只注意到他脸上的刀疤,情况非常紧急,没有注意他穿的什么衣服,只想着怎么把他弄上岸。

记者:你们钩住小船后,嫌犯什么表现?

王可观:他在小船上特别激动,见到我用枪指着他,还叫嚣:“ 开枪呀!开枪呀!”我喊话让他冷静,因为在河中央,不方便从渡船跳到小船上,只能用钩子把小船钩到岸边。

记者:是你给他戴的手铐?

王可观:我知道他身上有凶器,担心他反抗,一直用枪对着他,他如果掏出凶器反抗,我就会开枪击伤他。船靠岸后,同事给他戴的手铐。

记者:嫌犯带的什么凶器?

王可观:他带了一把匕首,小船快到岸边时,我看到他掏了出来。我担心岸上的同事没看到,就大声提醒:“他有刀,注意!”结果他把刀丢进淮河里去了。

记者:落网后嫌犯是什么反应?

王可观:一直在笑,看不出惊慌和内疚。我们把他押到警车里,他还让我往他腿上打一枪,说要尝尝子弹的滋味。

塑胶网化工

塑胶网物流

塑胶网建材

塑胶网商务服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