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吸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自吸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民党对杨虎城遭遇表示歉意图片

发布时间:2020-01-14 19:05:48 阅读: 来源:自吸泵厂家

国民党对杨虎城遭遇表示歉意

台海网12月12日讯 据华商报报道,昨日,中国国民党党史馆馆长邵铭煌代表国民党主席办公室接受专访时表示:对杨虎城最后被杀的遭遇表示歉意;国民党今后在编纂党史、出版书籍等方面,将对杨虎城做更多、更全面的介绍,以期让一般民众增加对他的了解。

对于杨虎城被监禁12年并终遭杀害,邵铭煌说,对杨虎城1937年出国后又回国的这段历史还不是很清楚,“在局势紧张的时候,某个单位、某个机构,私自采取这样一个不合法律程序的处理,应该表示一种歉意,这是没有问题的。”

邵铭煌肯定杨虎城曾为国家、民族做出的贡献,同时也承认受到各种因素影响,大家对杨虎城正面的东西了解不多。“以后我们对杨虎城问题,或者他一生的事迹,我们可以做(整理介绍)……在我们党史这一块,也编辑了一些书,里面已经提到杨虎城……以后,我们会对杨虎城多做一些全面性的(介绍),让一般民众对他多了解。媒体也应该这样做。”

“西安事变”70周年前夕,记者就杨虎城问题与中国国民党文传会联系,文传会方面对杨虎城问题保持谨慎态度。至昨日,文传会传播部主任郭书媛女士告诉本报:他们已与马英九主席办公室取得联系,并与国民党党史馆方面积极沟通,由于杨虎城问题涉及众多党史,特确定由党史馆方面对杨虎城问题进行回复表态。昨日国民党党史馆馆长邵铭煌表示确已接到马英九主席办公室这样的传达,并接受了本报的采访。

民间反应 台湾军史专家李永中积极推动杨瀚入台宣传杨虎城,并表示———让全球华人了解杨虎城

台湾军史专家李永中看到本报关于杨虎城的报道后,他表示:作为一名中国人,为了扩大台湾民众对杨虎城的了解,将不遗余力联系杨瀚(杨虎城之孙)、蒋孝严等人士,以及专家学者共聚台湾,以民间形式召开会议,对杨虎城的事迹进行客观认定和评价。

昨日,李永中表示,经过努力,他已与台湾民间杂志达成初步共识,与蒋孝严、杨瀚等人士进行了沟通,如果一切顺利,大家一起在台湾见面将很快实现。“在台湾,除了我们这些研究历史的,一般人很少知道杨虎城,对西安事变更是知之甚少。所以,我们有必要在民间通过类似于延安举办的‘西安事变70周年学术研讨会’的形式,对西安事变,对杨虎城的事迹进行客观介绍和宣传。让民众站在历史的角度,对杨将军的一生有一个全面、客观的了解,甚至要让全球华人都了解杨虎城。”

杨虎城卫士王志屏重访黄楼,寻找70年前的记忆 遗迹名称:新城黄楼

历史沿革:位于今陕西省政府大院内,始建于1927年,是一处外表呈六角亭状的大厅,后因外墙涂刷黄色油漆而得名新城黄楼。曾是西安绥靖公署所在地,“西安事变”时,蒋介石一度被扣在大楼东厢房。

与杨虎城的关系:“西安事变”时,新城黄楼和新城杨虎城公馆一直是张、杨的指挥中心,蒋介石曾在黄楼被扣两天。

光脚穿布鞋蒋介石走过我面前

“当时我在这块儿站着,佩着枪,面朝南,蒋介石就从我跟前走过,样子狼狈得很……”西安新城黄楼前,92岁的王志屏平视前方,目光如炬。1936年12月12日上午9时许,他就在这里定定地站着,目送蒋介石被搀扶进黄楼。

事变当晚曾在此站岗

王志屏是杨虎城当年的一名普通卫士,在蒋介石被扣新城黄楼的两天内,他曾与卫士上官克勤、朱子明共同负责看守。今年11月份,本报记者去河南郑州采访老人时,年事已高的他流露出想看黄楼的愿望。日前,本报特将老人接到西安,带他重返新城黄楼寻找记忆。12月8日,老人终于如愿走进省政府大院。随同老人一起寻访的,是省人大常委会研究室原副主任、73岁的单修治。他曾任原副省长时逸之的秘书,在新城工作了40余年。

从新城大院西大门进入,去黄楼,首先绕经杨虎城公馆。当年的杨公馆是“西安事变”的总指挥部。1936年12月12日凌晨,杨虎城就坐镇这里,指挥临潼兵谏。当时,王志屏也在这里站岗。

一路疾走,老人沿着公馆西侧摸索到北面。“那天凌晨我在这里北边十米远处站岗警戒!”自西向东数第七根廊柱,他抚着柱子说。“在我背后,杨主任他们就在这屋子里密谋捉蒋。”杨虎城当时是西安绥靖公署的主任,多年来王志屏一直习惯这样称呼。“以前杨公馆没有这个后门,周围有院墙,戒备很严,现在都不在了……变得不认识喽!”现在的杨公馆已经成了省文史馆存放资料的地方(解放后,这里一度被省民政厅、省科技局所用)。

看见蒋介石和张学良吵架

“我记得,公馆大院东边二十米远是杨主任秘书周梵伯的办公地……”王志屏一步一顿,“变化大喽!押蒋介石的那个地方也变了吗?”顺着记者手指的方向朝北望去,老人紧皱的眉头舒展了,“哎哟!还是那个样子,这个地方像!”三步并两步赶到黄楼南门前,老人踱起步仔细打量,“大楼颜色变了!以前发灰,没这么亮!”自西向东数到第四棵树,老人停住,像找到坐标,“12号上午我就面向南立在这儿。8点多,蒋介石被孙铭九搀扶着从我跟前经过,披件长袍,白裤子挽到了膝盖上,腿也蹭烂了,光脚穿双布鞋,没见过委员长这么狼狈!”王志屏说,12日上午10时许,国民党派来了三十多架飞机,擦着楼顶飞。“记得张学良特意叮嘱‘要是飞机打枪,也不要还枪’。后来才知道,飞机是何应钦派来的。结果,也没打枪,也没撂弹,飞机示威后又飞走了。”

老人很快指出了蒋介石被关押的东厢房。“12号上午,张学良来劝解,和蒋介石在这个屋子吵起来,我在这里站着。门没关严,看得很清楚。张学良出来时很警惕地叫我把别在腰上的枪装进套子里,就怕蒋介石闹情绪趁机拔枪自杀。”为安全起见,第二天张、杨便劝说蒋介石搬到金家巷高桂滋公馆,“开始蒋介石还怕张、杨是要趁机害他,抵死不搬,直至在蒋的顾问端纳的劝说下于14号搬离了黄楼。”单修治说。

站在黄楼南门凭栏眺望,没人打搅时,王志屏眼中泪光盈盈。曾经,面前是空旷的教导营操练场,每日吹号出操的场面仍在他脑中上演。如今,这些已盖起的和正在翻盖的大楼虽将视线遮挡,但往昔的记忆却依然如潮。本报记者陈樱

肥臀巨乳

90后美女图片

丝袜翘臀

美女图集

相关阅读